当前位置:萝卜牛逼网 > 袁隆平的反差人生(爱好自由)

袁隆平的反差人生(爱好自由)

  “杂交水稻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袁隆平因病医治无效,于2021年北京时间5月22日在长沙逝世,享年91岁。

  “水稻长得像高粱一样高大粗壮,稻穗像扫帚一样长,谷粒像花生米一样大……”在袁隆平的稻田世界里,高产更高产的追求永无止境。而在稻田之外,这个自称“80后”、正处“90前”的“老顽童”有着鲜为人知的另一面。

袁隆平的反差人生(爱好自由)

  ◆人生的第一笔工资买了把小提琴

  如果说把种出杂交水稻作为一种艺术的话,袁隆平或许本可以是一名被水稻艺术“耽误”的“音乐家”。

  1953年,袁隆平大学毕业。他去湖南省农业厅报到,被分到农业厅下属单位安江农校。那次,他领取了人生的第一笔工资,42元。

  “我在长沙待了两天,先去了橘子洲游泳,第二天去商店里买了把小提琴,花了27元。”袁隆平说。

  用人生的第一笔工资买一把小提琴,那是袁隆平在大学时的梦想。“大学时代的几个好朋友拉小提琴,我也跟着拉,就喜欢上了。”平时总是在田间地头工作,时常满身泥土,工作也不分白天黑夜,而拉琴成为他在艰苦岁月里最奢侈的享受。

  “夜晚时分,月光满地,蛙声不绝,琴声能消除一天的疲劳。”被分配在安江工作,在穷山窝窝里三十几年,大凡孤寂的时候,袁隆平准会深情地拉上一首《蓝色的多瑙河》或舒伯特的《小夜曲》。

  袁隆平喜欢古典的小提琴曲,“我不是书呆子气十足的人,什么都想学一点,什么都会一点” 。

  有一年春天,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科技部、中国科协等单位在北京举办一场“科学在中国”大型文艺晚会。袁隆平与小提琴演奏家刘云志,合奏了已故科学家李四光创作的小提琴独奏曲《行路难》。会场上下一片叫好声。

袁隆平的反差人生(爱好自由)

  ◆一个超级护士

  1982年春节,对于袁隆平来说,是一段黑色的日子。袁隆平十多年在南方育种,这年是第一次回家过春节。一家团圆,其乐融融。正月初二那天,妻子邓哲因突患急性病毒性脑炎,昏迷不醒,被送进怀化地区人民医院。

  屋漏偏遭连阴雨。袁隆平80多岁高龄的母亲也患了重感冒,在家卧床不起;他的岳母又患脑血栓,住进黔阳县医院。

  面对病魔的突然袭击,袁隆平确实有些手忙脚乱了。

  袁隆平紧急动员三个儿子,让他们分头服侍病人。安江农校那时候已经有了一辆吉普车,袁隆平可以坐车跑三个地方,轮流照料病人。他从缴费、拿药、陪床到喂饭洗涮,忙得脚不沾地,焦头烂额。

  邓哲躺在病床上,因为病毒侵入脑部,陷入深度昏迷。将近半个月的时间,她没有睁开过一下眼睛,每天只能靠输液维持生命。

  袁隆平白天轮流照料病中的两位老人,晚上几乎陪伴在妻子身边。他握着妻子因为长时间操劳而显得粗糙的手,嘴里喃喃地说:“都是我不好,让你受累生病。邓哲,你就醒醒吧……”

  说着说着,泪水在他的眼眶里打滚。

  为了回报妻子这么多年对家庭的辛苦付出,袁隆平仔细照料妻子。也许是他的努力感动上苍,死神悄悄地被击退。邓哲在傍晚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虚弱地说:“隆平……”

  袁隆平差点跳起来,高兴地说:“我虽然不信神,但我现在要感谢过往的神灵,你总算醒了。”

  病毒性脑炎很可怕,可怕之处不仅是高达70%的死亡率,还有严重的后遗症。根据病毒对神经损害的程度,后遗症不尽相同,轻者有头晕、头痛的症状;严重的还有脑瘫等可怕后果。

  袁隆平按照医生的吩咐,每隔一小时,便帮妻子翻一次身,不停地为她做后颈和肩部的按摩,并在她耳边背古诗,用英文哼唱歌曲《老黑奴》,以促进肌肉和脑部的神经恢复。

  一个月后,在袁隆平的悉心照顾下,邓哲终于康复出院,没留下任何后遗症。医院的大夫都啧啧称赞,这简直是奇迹。

袁隆平的反差人生(爱好自由)

  ◆好胜的记分员

  袁隆平特别希望能够作为一个普通人享受生活的乐趣。比如,他不喜欢自己在旅游的时候被打扰:“我怕兴师动众。”

  袁隆平没有太多时间陪老伴,不过每天下班后,他会陪邓哲和单位同事一起打气排球,玩得其乐融融。每次他都和老伴分在一组,并自称自己为主攻手,还不时抱怨老伴打得臭。打球的时候,如果孙子在旁边看热闹,袁隆平还会故意把排球打在孙子的头上——他们打的球,是比气球重不了多少的排球内胆。

  在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研究员辛业芸博士看来,生活中的袁隆平“非常有生活情趣,直白一点就是特别会玩”。同时,她认为:“他的性格成分里面有一些喜欢挑战的东西。输了之后,我们都能看出来他不高兴。他会看哪一队强,他要和高手一个队,如果一队都是‘瓢师傅’(长沙方言,即打得不好)的话,他是绝对不上场的,不上场的时候就做一个忠实的记分员。”

  除了体育锻炼,袁隆平还喜欢打麻将。不过打麻将不赌钱,而是输了的人钻桌子。不管职务高低、年龄大小,但凡输了就要钻桌子。

  有一次记者采访袁隆平,被拉着一起打麻将,结果第二天报道的配图是袁隆平站在旁边“幸灾乐祸”地看别人钻桌子。袁隆平打趣说:“其实那天晚上我钻得最多,大概是他觉得我钻桌子的照片登出来太不成体统。”

  “在很多人眼里,打麻将不务正业,其实我们周围的人都知道他是在有意识地训练自己的大脑。”辛业芸说。

  袁隆平说自己喜欢过自由的生活:“从小我的评语就是:爱好自由,特长散漫。我读大学时,早晨爱睡懒觉。打起早钟不起,打紧急起早钟才起,一边扎腰带,一边赶外跑。铺盖也不叠。卫生检查时,临时抱佛脚。”

袁隆平的反差人生(爱好自由)

  ◆一个百科全书式的科学家

  2010年9月17日,袁隆平带着杂交水稻中心的科研人员去隆回县的基地,看超级杂交水稻亩产900公斤的高产公关示范。中午到一个酒店吃饭,一到那儿,袁隆平就对身边的人说:“这酒店改名字了,原来叫做圣彼得堡的,现在改成花瑶山庄了。”

  吃饭的时候,袁隆平给辛业芸他们从圣彼得堡讲到列宁格勒,从列宁格勒又说到了立陶宛,然后再从立陶宛的篮球说到了土耳其男篮世锦赛上的波多黎各。

  “波多黎各篮球好啊,一个小小的波多黎各,就打赢了中国。”不过,辛业芸说:“这还不是重点,袁老师说波多黎各相当于中国的海南岛,是一个好的南繁基地,有一个美国的合作公司每年到波多黎各育种,就像我们去海南一样。波多黎各的纬度、面积、人口、天气、特产等等,他像竹筒倒豆子一般。”

  辛业芸他们已经习惯了袁隆平“像电脑一样给他们讲文史地理”。他们也曾经疑惑袁隆平如何做到这一点,按照袁隆平自己的说法是“凡是喜欢的东西,就特别愿意学”。

袁隆平的反差人生(爱好自由)

  袁隆平小时候的数学很糟糕,而化学地理和英文就特别好,区别就是一个兴趣。他说:“我不喜欢学数学,比如三角,让我头疼。我们同班的一个同学数学好得很,他不会游泳,我教他游泳,他帮我解题。结果他的游泳学会了,但我的数学依然故我。”

  对于学生的教育,袁隆平认为应该多鼓励,增强孩子的信心。这或许与他的经历有关。初中一年级时,袁隆平在自己的作文里使用了一句颇为自得的成语“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可是他不会写“梭”字。老师看了之后说是“臭文章”。从此,袁隆平就再没有写过“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了。尽管他早已会写“梭”字了。

  2017年7月11日,在第十届海外高层次人才座谈会暨海外院士青岛行“雁栖湖论坛”中,袁隆平以流利的英语完成了一次长达20分钟的演讲。

  开场时,袁隆平谦虚地说“I speak broken English”(我的英语不好),然而演讲全程,几乎未见停顿或错误。事实上这并不是一场普通的演讲,因为为了准确地介绍杂交水稻的情况,袁隆平得引用数据和专业术语。

  袁隆平卓越的科技贡献和精彩的演讲内容获得了现场观众数次热烈掌声。

  其实,袁隆平的英语基础一直很好。他读的中学——武汉四中原来是教会中学,有些课是用英语上的。而他亦从小受到担任南京一所教会学校英语老师的母亲的言传身教,其熏陶和影响不言而喻。

  此外,袁隆平对外语的痴迷、勤奋及对语言的敏锐感知和驾驭的天赋,更是他成功的秘诀。就是到了晚年,他依然挤出时间看外文书、查词典、听收音机、背英语单词进行强化训练。他说,他曾强迫自己每天背单词100个,这样,即使丢掉了一半,也还记下了四五十个。

袁隆平的反差人生(爱好自由)

  ◆“90后”梗王

  袁隆平虽是一位典型的理工男,但驾驭语言的能力却堪称一流。

  袁隆平做客一档节目时,主持人问:“您一共得了二十多项大奖,还有以您名字命名的小行星,别人都称您是伟大的科学家,您怎么看?”袁老不假思索道:“不是伟大,是‘尾大’,尾巴大了也有好处,翘不起来。所以不能骄傲自满,要夹着尾巴做人。”听闻此言,台下一片掌声。毫不犹豫地对“伟大”给予否定后,袁老随即利用谐音过渡到“尾大”,进而再说不能“翘尾巴”之理。这番风趣妙语,极显谦和,从而赢得了观众的掌声。

  在人民政协成立六十周年文艺晚会上,当湖南省政协副主席袁隆平被请上舞台时,主持人问:“袁老今年高寿?”他出人意料道:“39.5公岁。”一片笑声中,他又念起雷洁琼先生的打油诗:“百岁笑嘻嘻,九十也不稀。八十多来兮,七十小弟弟。嘿嘿,我才七十九,还是小弟弟。”于是,台下掌声雷动。由于杂交水稻产量都是以“公斤”计算,袁老便依据这个常用词仿出“公岁”。如此一来,便让年龄上的数字得以减半,使自己的年轻为之凸显。有此奇思妙想,自让人乐而开怀。

  在“2007影响世界华人盛典”颁奖典礼上,荣获“终身成就奖”的袁隆平发表感言时说:“我知道,大家给我个终身奖,就是要我干一辈子工作。我觉得我现在身体很好,肌肉很有弹性,完全可以再下十年试验田,去种水稻的。”闻此诙谐而自信的话语,人们报以热烈的掌声。终身成就奖是颁给在某一行业中做出重要贡献并得到广泛认同的杰出人士,可袁老将其别解为“要我干一輩子工作”,这种视工作如生命的精神,怎能不令人敬佩有加!

  一次过生日,好友谭士珍携夫人去袁隆平家中为他祝寿。饭后,三人在一起合影留念时,见老寿星竟然站在自己左边的位置,谭士珍就让他站到中间,袁隆平幽默地谢绝道:“你们俩是夫妻,当然得站在一起,如果我跑在中间,不就成第三者插足了吗?”此语一出,在场的人都笑翻了天。有此亲和之态,智慧之语,人们自然会心情愉悦,乐不可支。

  在荣获“共和国勋章”之后,袁老又赢得一个“‘90后’梗王”的雅称。

  当时央视主持人问他,怎么不带博士生?

  袁隆平一脸的委屈:“辛苦得很,你要指导他搞试验,要修改他的论文,麻烦得很,要死脑细胞的!”

  主持人问:“下面都是精英,好不好管啊?”袁隆平的表情亮了——皱眉、挠头……

  主持人向他讨教健康之道,袁隆平亲传秘诀:少吃肥肉多游泳,不要变成一个胖子。我70岁之前每天坚持游泳的!

  主持人提起他几年前在一次大会上用小提琴演奏科学家李四光的作品《行路难》,袁隆平连连摆手:“我是一个南郭先生,那次只拉了头4句,其余的都是后台小提琴大师们拉的。没办法,不能让大家扫兴。”

袁隆平的反差人生(爱好自由)

  一位老者,一颗赤子的心,一个童真的梦,他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他是稻田的忠实守望者!

  致敬,缅怀!

袁隆平在家人歌声中离开(开开心心地离开)

袁隆平的反差人生(爱好自由)

袁隆平遗体送别仪式明天上午举行(数千人雨中送别)

相关文章:

港星万梓良送别袁隆平(首位到现场明星)

长沙全城送别袁隆平(女生泪奔)

湖南省委书记等在袁隆平遗体前默哀(袁隆平送别仪式庄严肃穆)

袁隆平遗体送别仪式明天上午举行(数千人雨中送别)

袁隆平在家人歌声中离开(开开心心地离开)

袁隆平丧事从简 不接待群众悼念(天堂里好好休息)

薇娅发长文纪念袁隆平(他的名字会被一直传扬)

袁隆平遗照确定(拍摄于1995年)

袁隆平逝世 享年91岁(杂交水稻之父)

男子侮辱袁隆平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男子朋友圈发表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