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萝卜牛逼网 > 长沙全城送别袁隆平(女生泪奔)

长沙全城送别袁隆平(女生泪奔)

长沙市内的出租车司机说,“我现在不怕去殡仪馆了。”

放在以前,碰到客人去殡仪馆,他心里总会有点别扭,他甚至不愿意用自己的手机导航而借故让客人自己导航。跑滴滴的女司机说,她以前也很怕去殡仪馆,甚至连自己亲舅舅过世的时候都没去。

而今天,他们对殡仪馆不再那么惧怕,甚至在听到客人要去殡仪馆的时候,还会问一句:是要去吊唁袁老先生吗?

22日,袁隆平院士逝世,遗体目前安放在明阳山殡仪馆。24日上午10:00,将在湖南省长沙市明阳山殡仪馆铭德厅举行袁隆平遗体送别仪式。

长沙市民已经开始自发悼念袁隆平院士,殡仪馆、杂交水稻研究中心、湖南农业大学……

多个地方设了市民们来自长沙各个区,男女老少,借用一位市民的话:长沙全城悼念,能让大家自发做到这个程度的,除了袁隆平再无他人。

【1】排队

一早,市民就陆陆续续赶往明阳山殡仪馆,这里存放着袁隆平院士的遗体,是悼念他的首选之地。

因为人和车太多,通往殡仪馆的路越来越挤,很快开始进行交通管制——所有车辆到了雨花大道高架就下客折返,这里离殡仪馆约2公里的距离,后面的路只能自己走过去。

这点距离阻止不了大家前来悼念的心,越来越多的人下车走过来,甚至有人从更远的地方走过来,市民赵女士说,她本来打算从家里坐地铁过来然后再打车,没想到车打不到,这一路她坐了5分钟的地铁,剩下的都自己走。

长沙全城送别袁隆平(女生泪奔)

前来悼念的人。图/武汉晨报记者 温艳丽

等排队走到殡仪馆门口,等待市民的,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队伍,从门口折向左,而后拐向内部,消失在建筑后面。路边的指示牌显示,“袁隆平同志群众悼念设明阳厅”,而离明阳厅有多远,前面有多少人,未知。大家安静地排队,哪怕队伍十几二十分钟不曾挪动,也没有人有怨言。

和明阳山殡仪馆相同的,在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也是长长的队伍。

因为人多路短,研究中心门口的队伍折了两道成紧贴的“之”字型,队伍移动的速度挺快。因为人多,排队显得有些燥热,和阵雨的长沙略微不符,一个微胖的小哥脱了外套,里面的短袖被汗水侵湿了一大半。

外面陆陆续续有人过来,队伍越来越长,下午时分下起了小雨,大家撑伞等待,队伍的移动速度慢了一些,有人估算了一下,等到研究中心跟前,估计要一个多小时,但没有人打算离开。

湖南农业大学在校内的生命科学楼大厅布置了一个供师生悼念的地方,大厅正中间放了一张袁隆平的照片,地面摆了蜡烛,蜡烛外面围着几圈白色千纸鹤。

农大担心人太多,故而通知大家分段前来,即便如此,人还是很多,大家在外面守候,陆续入场。

【2】鲜花

在前去悼念人的心中,似乎没有什么比鲜花更能表达他们的哀思。

不管是明阳山殡仪馆、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还是湖南农业大学,大家都自发带上鲜花,有的是一朵,有的是一束,菊花、玫瑰、康乃馨甚至是水稻,几乎人手一份。

人群中,穿着蓝色衣服的速递小哥格外显眼,他一人抱着几束花,跟着人群缓慢移动向殡仪馆走去。

长沙全城送别袁隆平(女生泪奔)

速递小哥。图/武汉晨报记者 温艳丽

速递小哥介绍,这是他今天送来的第二波鲜花,第一批鲜花是今天早上八点多,送了十束,花束的主人来自上海、南京、江苏、北京等地,他们因故不能前来,就在网上定了花委托他们送来。

这些鲜花都附上一张纸条写着主人留给袁隆平的话,其中一束花束上写着:珍惜每一粒粮食,以慰袁老在天之灵,袁老一路走好。

长沙全城送别袁隆平(女生泪奔)

速递小哥说,第一次过来的时候,市民自发帮他抱花,一人一束给带进去了。

在排队的时候,一位父亲带着孩子等了十几分钟,和旁边队伍的男生说:“过会儿我孩子还有课,能麻烦你帮我们把花带进去吗?”男生欣然应允,接过了那位父亲和孩子手中的鲜花。

长沙全城送别袁隆平(女生泪奔)

现场。图/武汉晨报记者 温艳丽

武汉晨报记者注意到,现场除了买的花,也有不少群众摘了路边的野花带过来,一朵朵金黄的野花在人群中十分惹眼。

一位母亲带着孩子一起走在人群中,她手上拿着一朵菊花和一小把野花,问及为什么摘野花,她露出腼腆的笑容,说:“买的花不如自己摘的花,这其中包含的心意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就摘了几朵过来。”

【3】孩子

在现场,武汉晨报记者注意到,有很多家长带着孩子一起来,这些孩子大都几岁,甚至有的才一两岁,要家长全程抱着。

那位摘了野花的母亲带着她还在读书的孩子一起来,她之所以要带着孩子一起,是因为“袁老先生是国家的一位英雄,带小孩过来纪念一下,也让小孩子学习一下。”

长沙全城送别袁隆平(女生泪奔)

和她一样有着相同想法的,还有同样带了孩子过来的陈女士,她说她觉得袁隆平爷爷是一个很值得大家尊敬的伟人,“我们应该来纪念一下他,带着孩子是希望孩子能记住,要珍惜粮食,不要浪费。”

她的孩子说,在他的印象中,袁隆平就是杂交水稻之父,养活了很多中国人。

武汉晨报记者注意到,带着孩子一起来的父母,在排队的时候都会告诉孩子一些袁隆平的生平事迹。

待走到灵堂正前方,现场有人指挥大家排成四排依次上前悼念,工作人员说着:“请大家收起雨伞,脱掉帽子,有序排队入场。”

一位父亲收起雨伞,又看了看自己,然后将外套的拉链拉好,然后喊孩子把衣服拉链拉上,待收拾整齐,这才随着队伍一起向前走。

【4】留言

武汉晨报记者注意到,现场除了带花的,大家还准备了别的方式来表达思念。

在明阳山殡仪馆门口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张袁隆平院士的照片,照片前面摆放了很多花。听来客们谈论,照片是市民带来的,而那些花,是因故不能排队进去的人摆放在这的,也算是一种悼念。

长沙全城送别袁隆平(女生泪奔)

鲜花。图/武汉晨报记者 温艳丽

在排队去往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的队伍中,有一排十几个学生都拿着一张正方形的纸张,上面写着大字。

该队伍前面的一位老师介绍,他们是湖南生物机电职业技术学院的师生,这次是自发组织了一部分人代表学生过来悼念,他们手中的字是他们写给袁隆平先生的话 “禾下乘凉一梦去,海内丰谷万世存”。

参加的学生之一说,在他心中,袁隆平养活了很多人,“在我爷爷那个年代,吃不饱穿不暖,他们非常的珍惜粮食。袁爷爷研究出超级水稻之后,我爷爷他们就再也不用担心粮食问题了。”他很想亲自来送别袁爷爷,知道学校有这个活动之后,就立刻报名参加了。

武汉晨报记者还注意到,在湖南农业大学悼念袁隆平院士的地方,大厅两边还摆放着两个白板,上面写满了学生们对袁隆平院士的话。

“圣人千古”、“农学人永不忘禾下乘凉梦,永远爱您”、“我会好好吃饭的”、“饱食者当常忆袁公”、“一路走好”等等,每一句话都寄托了他们对袁隆平的不尽哀思。

一个背着粉色书包的女学生请在场的朋友帮她拍个照,她说因为她有好几个玩得好的朋友因为有事或者在外地不能亲自来悼念,所以委托她作为代表前来,她想拍个照片告诉其他人,她已经把他们的思念带到了。

一个穿粉色衣服的学生认真地在便利贴上写留言,写到一半微微抽泣了一下,于她而言,袁隆平有着特别的意义,她在便利贴上写到:还记得19年开学典礼第一次见到您,我超级后悔没有戴眼镜。但是非常开心自以为您表演的一员。我有好好吃饭哦,我们会永远记得您。

长沙全城送别袁隆平(女生泪奔)

留言。图/武汉晨报记者 温艳丽

【5】哽咽


排队去灵堂的时候,大家的情绪都相对轻松,和旁人交谈到袁隆平院士的时候,回忆起袁老有趣的一面,比如他自嘲“带博士压力大”,喜欢称自己是“90后”等,还会会心一笑。

而待到灵堂上,看着袁隆平的遗像,行注目礼绕着灵堂一圈后,很多人的悲伤的情绪顿时涌上心头。

从灵堂出来之后,经常可见一些人红着眼眶,有的还在偷偷地擦眼泪。

一个农大的学生和同伴一起从灵堂出来,她双眼泛红,声音哽咽,说在灵堂上看着袁爷爷的遗像,顿时悲从心来,她觉得十分惋惜。“因为我们也是食品专业的学生,和他的关系比较近。之前袁隆平院士在农大做实验的时候,我们也有农大的朋友一起。袁爷爷一辈子都在做科研的路上,我们要以他为榜样。”

她的朋友则说,“我觉得袁爷爷和我所认识的搞科研的人是不太一样,在他心中,科研不是事业,而是自己的兴趣。他是我们相关专业一种精神的支柱。现在他离去,感觉像是一座山倒了。”

湖南农业大学的一位老师也介绍到,袁隆平院士生前是一个很平易近人的人,和学生都相处得很好,学生们都喜欢称他为“袁老师”。

湖南农业大学的悼念上,有一个亚麻绿色头发的女孩朝着袁隆平院士的遗像鞠完躬之后眼泪止不住大颗大颗往下流。

长沙全城送别袁隆平(女生泪奔)

女孩哽咽着说,她是农大的学生,已经毕业几年了,今年刚好回长沙,知道袁隆平院士逝世的消息后她已经哭了几天,今天特意过来悼念,“之前一直觉得袁爷爷就在我们身边,离我们很近,一想到那个画面,情绪就止不住。”

对很多人而言,他们意识到袁隆平已经离去,是生活中的一些小事,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悲痛之情铺天盖地而来,就像这个女孩说的,“这几天看到一些他的视频和照片,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很难过。”

起底甘肃山地马拉松运营公司(在白银4年运营5个马拉松)

长沙全城送别袁隆平(女生泪奔)

马哈蒂尔警告美日澳印不要激怒中国(以免引发全球经济反弹)

相关文章:

吴亦凡疑带女生包场看电影(吃零食心情好)

港星万梓良送别袁隆平(首位到现场明星)

湖南省委书记等在袁隆平遗体前默哀(袁隆平送别仪式庄严肃穆)

袁隆平遗体送别仪式明天上午举行(数千人雨中送别)

袁隆平的反差人生(爱好自由)

袁隆平在家人歌声中离开(开开心心地离开)

袁隆平丧事从简 不接待群众悼念(天堂里好好休息)

薇娅发长文纪念袁隆平(他的名字会被一直传扬)

袁隆平遗照确定(拍摄于1995年)

袁隆平逝世 享年91岁(杂交水稻之父)